当前位置:首页 > 技巧 > 基础 > 名家谈 | 摄影,培养一双发现的眼睛

名家谈 | 摄影,培养一双发现的眼睛

时间:2018-01-30作者:网络网络来源:网络

照片不是说的

而是用形象传达的

优秀的摄影作品一定是会说话的

摄影家就是用眼睛阅读世界

用形象传达思想

——柳军

著名军事摄影家柳军老师结合自身多年从事军事摄影工作的经历,用大量珍贵影像为大家讲述他的摄影观、摄影过程和照片背后的故事,将自己数十年的摄影心得与大家分享《培养一双发现的眼睛》。

作家把形象语言转化成文字语言表达出来,读者解读文字语言时还原形象表达。而摄影者需要提炼形象的能力,用一张照片表达自己想说的东西。

当摄影家举起照相机在按下快门前,他们最重要的思维活动应该是将眼前现实场景提炼转化成形象语言并将决定性瞬间纪录下来。

我们要把眼睛当成照相机,观察社会生活、家庭生活、感兴趣的每个人、每件事物,经常去思考,最后才是用镜头去捕捉。

⊙纪实性是摄影作品的生命

⊙形象性是摄影作品的根本

⊙思想性是摄影作品的灵魂

《如此父母官》拍摄于1985年5月1日,是柳军老师从事摄影第7年所拍,记录了三门峡库区移民上访时,一个老汉被副乡长打倒在地后的场景,抓拍到了这个副乡长对移民百姓的默然和无视,经刊发后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这张照片让我意识到摄影对于推动社会变革、促进社会进步可能有一定的力量,从那以后,我在摄影上有了方向,开始关注普通人在社会生活中的命运。”

《雪域亲情》1996年2月5日摄于青海玉树。1996年1月前后,青海玉树地区在将近3个月的时间内,遭遇43场大雪,19个牧民失踪。1996年2月初,柳军老师跟随救援突击队进入玉树灾区,于2月5日找到了失踪了2个月的藏族同胞。在这场雪灾中,照片中的小姑娘失去了双亲,老太太一只眼睛雪盲。当时,小姑娘一直在哭,旁边的老太太不断亲吻着安慰她。柳军老师拍摄下这样一个画面,希望通过作品传达对待受灾群众的关爱。

纪实摄影家应具备的基本素质

⊙最开阔的观察视野

⊙最敏锐的洞察目光

⊙最现实的客观反映

⊙最独到的形象表达

⊙最有力的视觉冲击

⊙最理性的思想呈现

纪实摄影家应具备以上这几点基本素质,而拍摄设备并不是最重要的。柳军老师的很多作品都是用黑卡相机拍摄的。

《军中铁汉挺起玉树脊梁》2010年4月拍摄于青海玉树灾区,RX100拍摄。当时的天象、画面中的国旗、白塔,衬托中国军人脊梁的雕塑感。

《救星来了》2008年6月摄于四川青川县地震灾区,RX100拍摄。照片名为《救星来了》是因为,画面中的老太太一直念叨着“救星来了,救星来了……”

《渴望》2010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摄影青海玉树地震灾区,RX100拍摄。

纪实摄影家是时代的瞭望者,要客观地以历史的眼光观照现实,留下具有文献性、史料性、为未来的人了解当下提供样本。

西北边防行

1996年,柳军老师策划组织了“西北边防行”大型边防采访活动,用100天时间采访了兰州军区与9个国家接壤的80多个边防一线连队,在全军和新闻界产生较大影响。他在兰州军区工作期间,先后多次到高原的哨所、前哨班采访,全军5000米以上的前哨班他都住过,他用镜头展示了戍边官兵高尚的心灵。

《巡逻吾甫浪》1996年7月拍摄于新疆帕米尔高原。当时柳军老师跟着红其拉普边防连骑牦牛14个小时进行巡防,当地海拔5000多米,一天之内经历了暴风雨、雪,严重紫外线灼伤、冻伤和多次摔下牦牛的考验。

《西北望》2000年8月摄于新疆帕米尔卡拉苏边防连5042前哨班。

《守防天边边》2000年8月摄于西藏日土中印边境班公湖。

《蚊虫王国戍边人》1996年摄影新疆北湾边防连。当地是世界四大蚊虫聚集地之一,每年5-6月温度在38-42度,为了防蚊,戍边战士执勤时需要穿着雨衣巡逻。

胜利日 九·三大阅兵

《人民军队所向披靡》

《人民军队势不可挡》

《百团大战“白刃格斗英雄连”》

《请祖国检阅》

气吞山河 沙场点兵

2017年7月30日建军90周年习主席首次沙场阅兵,柳军老师在拍摄这组作品时,紧扣“沙场”,展示沙场硝烟弥漫的气氛。

《声如千骑疾,气卷万山来》

《空地一体,无坚不摧》

《沙场点兵》

《洪流铁阵,浩荡前行》

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村即景

《阅兵村即景——一丝不苟》之三

《阅兵村即景——黑白之间》之四

《阅兵村即景——科学训练数码管理》之六

《向前,向前,向前……》

南沙是我家

《南沙是我家》2015年摄影华阳礁

《南沙守礁人——护航护渔》

不要忘记他们

1985年至1987年,柳军老师参加了云南老山对越轮战,曾跟随第一突击队参加突击拔点作战并担任战地摄影任务,战斗中积极抢救伤员,战后荣立二等战功。他在老山前线拍摄了很多珍贵的战地影像。

《士兵之死》1987年1月5日,收复被越军占领310阵地的战斗打响。7时23分,突击队员李涛在敌工事外阻击敌后方高射机枪的扫射。在拍下这张照片一分钟后,李涛牺牲。

《生死之间》老山前线405阵地与越军阵地犬牙交错,相距最近只有6米。每天经受无数次炮火轰击和敌军偷袭,守防官兵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难得的战斗间隙,士兵们也将脚板搭在弹药箱上,好像把死亡踩在脚下。(摄于1986年5月28日)

《80年代的上甘岭》143阵地是云南老山前线某部距敌军最近、最危险的阵地之一,与敌军阵地犬牙交错。该阵地自收复以来,每天都要遭受敌军数十发炮弹的倾泻,山头平均被削去两米多,整个阵地草木死亡,生灵无存,像个巨大的采石场。后方补给线经常被敌军炮火严密封锁。守防官兵在断粮、断水、缺弹药的艰苦条件下,以顽强的毅力和超人的勇气坚守在被称为“80年代的上甘岭”阵地上 。

《系》 1985年12月摄于云南老山前线

《战地记者——柳军》1987年1月5日,云南前线某部摄影干事柳军跟随某部第一突击队,参加了收复被越军占领的310阵地的战斗。他用手中的照相机,拍摄了大量珍贵的战场战斗影像,并和突击队员一起抢救了多名负伤的战友。这是他撤回我方工事后留下的影像。郭建民 摄

《战地记者——柳军》1986年5月25日,柳军在老山前线三面受敌、距敌阵地仅300米的左二阵地。

《战地记者——柳军》1986年9月23日,柳军(左)在老山前线某阵地战地拍摄。

摄影是个体劳动,不应该从众。在同一个场景中,要学会发现不同的角度,找到自己独特的形象表达语言,找到适合于自己走的路。

更多+摄影作品
更多+视频
近期文章
APP下载 微信订阅
新浪微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