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技巧 > 基础 > 深度好文:照片的优劣,取决于了解对象的程度(上)

深度好文:照片的优劣,取决于了解对象的程度(上)

时间:2017-09-04作者:大美摄影网络来源:大美摄影

       不少摄影人拍照片,可能是打起背包就出发,碰到什么拍什么,撞到好题材好画面是运气,碰不到则怨天尤人。我们都有过此番体验:在相同时间,拍摄同样题材,走同样路线,有的人一无所获,有的人收获颇丰,这是为什么?除了器材、体力、瞬间机遇等客观因素之外,主要是因为前者没有做好拍摄前的文化准备,缺少了按动快门之前必不可少的一道“工序”——事先了解和研究被摄对象,使拍摄处在一种不能预知结果的盲目状态,照片的优劣可想而知。

  摄影人在按动快门时,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拍什么事先没有明确的构想,看到取景器中感兴趣的事物出现某种“高潮瞬间”,凭直觉按下快门,被画面牵着鼻子走,完全是碰运气的被动摄影;还有一种是事先研究过拍摄题材对象,对整个题材有宏观的把握和较为清醒的理解,在取景器中看到的不再是一个孤立的画面,而是整个题材的局部或某个切面,尤其是研究过题材后,对题材对象的文化和精神层面有了深刻理解,就会打开观察的慧眼和激活判断力,产生从表象形态透射精神文化的捕捉敏感,从而拍摄到画面独特、视点新鲜、内涵深刻、具有独到见解的摄影佳作。可见,有备而去和糊涂盲目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拍摄状态,摄影人真正的差距不是器材,而在于包括前期文化预习在内的投入是否深入,功课做得是否到位。面对一个题材,无论熟悉与否,都要拿出时间来用心学习了解并介入其中,对题材理解越深入,拍摄的成功率就越高,照片也就越有价值。

  照片犹如我们心中的花朵,不用心血浇灌,不会绽放异彩。职业摄影师与业余摄影师的区别之一,在于前者非常重视拍摄前的题材研究,要拿出相当时间和精力作大量案头工作,查找相关文字和影像资料,做到对题材心知肚明,甚至了如指掌。

  30年前,人民画报著名摄影家茹遂初拍摄黄河,到了青海和甘肃境内,一个月没有去黄河,我们很奇怪,老人家到这里休假来了?后来得知,他寻遍了与黄河源头有关的水文勘探资料,找到人能够到达、拍摄到的黄河最上游照片,向科学院地质所专家请教黄河源头生态科学知识,仔细研究拍摄路线和拍摄目标,他甚至搞清了黄河源头具体冰川的名字、走向、海拔高度、生成年代和退化趋势,包括装备给养和驻扎营地,以及应急预案等一系列准备工作。他没有去过黄河源头,但是他已经具备了科学家的知识、勘探队员的户外经验、医生的急救技能,特别是对黄河的人文认知,对影像的酝酿,骨子里对大自然的尊敬和客观,深刻理解了黄河与我们生存的关系。有了这样的准备,我们看到的人民画报黄河连载才有那么不同凡响,那么经典。

  在茹遂初的照片里,一个毫不起眼的土梁子长城都渗出历史的悠久,黄河边的平常景物,蕴涵着我们与母亲河的血缘关系。照片即是摄影家的内心,深厚内敛,发人深省。时过30年,茹老的照片和作风历历在目,他对拍摄前期准备的重视,既是对待摄影的严肃态度,又是一种对待题材的科学精神。成功绝非偶然,我从茹老身上领悟到:做好前期预备,才是完整的摄影过程。

  荷兰摄影家罗伯特•凡•德•休斯特是一名对东方文化颇有兴趣的摄影师,为了拍摄《中国人家》专题,努力学习中国文化,他读了《老子》、《论语》、《孟子》、《汉书》和《庄子》。他说,中国文化对于世界和人性的深刻理解“简直让我震惊”。“拍摄中国要有中国人的眼光,用自己的语言表达观点,而不是简单复制欧洲或美国的模式,不是用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的方式,也不是罗伯特•弗兰克的方式。不了解一个民族,绝不可能拍好一个民族”。

  如果没有独到的思维见解和充分的文化准备,可能出现随大流扎堆拍摄,大家的照片千人一面。我在新疆禾木见过这样的场面,偌大的禾木乡,几百摄影人哪里都不去,全挤在一个山头上,那个山头竟然没有人再可以立足。炊烟升起时,一片整齐的快门声,可以想象,拍摄的照片为什么都是一样的了。在许多影赛的评选时,禾木的照片成堆,如同一人拍摄,有评委说,“看到禾木的照片就‘烦’”。“烦”在这些照片除了能够证明在那一刻、那个光线下你到过那个地方而已,雷同的照片只能说明摄影者缺乏创造力。

  其实,禾木乡除了风光,还有别具特色的图瓦族民俗文化,为什么没有人拍?就是没有创新的思维,说到底是没有必要的文化准备。如果在去之前甚至是到了禾木以后,放下相机,先深入了解一下当地的文化、历史、民族民俗特色,理性感受其生存和文明状态,就会改变感性的粗浅,眼中才能够看到承载文明状态的鲜活形象,才有了拍摄出个性艺术作品的可能性。纯粹从风光拍摄来讲,深入进去,也能够拍到没有见过的禾木魅影。我在禾木没有去那个 “经典角度”拍摄,观察的结果大有收获,体会颇深。

  文化这个词大家都懂,局部文化是当地历史、民俗、信仰、宗教、建筑、遗迹、生存状态、价值观、人际关系、道德体系和经济活动的总和,由这些总和形成当地的文明形态。包括摄影在内,所有文艺作品的品质在于文化表现的深度,不了解当地文化和文明状态,就难以找出有价值的特色和预见这个文明的发展走向,在揭示这个文明的同时,给人们思考和启示,把摄影作品与社会文明进步联系起来。了解当地文明,必须抱有尊重和平等的心态,甚至是饱含谦恭与学习的虔诚。采取读书、请教熟悉当地文明的学者、查阅相关资料,与当地人交朋友,聆听传说,融入风俗。有时甚至需要与当地人一同生活一段时间,建立人文关怀的情怀理念和着眼点。对当地文明越了解,文化准备越充分,越能接近抽象思维的自由王国。

  文化准备是一个辨析现象找到哲理的思辨过程,当能够把各种散碎现象高度归结为哲学层面的、极为简约的哲理时,万千生活现实表象就简化成为几条哲理。抽象思维就是归纳,从万物中找到最简单的规律。而形象思维则是归位,把形象思维的哲理承载到具体的事物和人物上去。这就是艺术创作中的思维转换,由具体形象升华到精神抽象,再由精神抽象回归到具体的形象。

  以上内容节选自《摄影家是怎样炼成的》(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

更多+摄影作品
更多+视频
近期文章
APP下载 微信订阅
新浪微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