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影像 > 医学摄影师赵欣 : 如果一生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把它做到极致

医学摄影师赵欣 : 如果一生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把它做到极致

时间:2017-11-13作者:雅昌网络来源:网络

史蒂夫·乔布斯曾说:“做伟大的工作的前提,是你喜爱自己所做的事情。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找到,那么继续找,不要停。只要是内心向往的东西,你就会找到。这和任何美好的爱情一样,随着岁月的流逝只会渐入佳境。所以继续找,直到你找到,不要停。”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很重要,对于大学老师、摄影师赵欣来说尤其是。

“要得到你想要的某样东西,最可靠的办法是让你配得上它。”

从事摄影教育20年、医学摄影12年的赵欣在医学摄影领域找到了摄影的乐趣。“我喜欢美国摄影师格林菲尔德,她曾说过人的一生将一件事做好,做到极致,这是一件很过瘾的事情。正是她的鼓励,让我一直坚持医学摄影这样小众的领域。”

以下是访谈内容。

从事医学摄影十二年,医学摄影很小众,为什么选这类别的摄影题材呢?

赵欣:医学摄影是很小众,选择医学作为拍摄题材是因为我的工作单位是大连医科大学。我校是全国唯一所医科院校中有艺术专业方向的学校。

在一次机缘巧合中接触到了标本,并且通过拍摄这些影像看到了人体内部的神奇和美丽,于是走上了研究标本摄影的道路。

医学摄影给人感觉冰冷,刚接触的时候会害怕吗?

赵欣:最初接触的时候以惊人的速度达到瘦身的目的。因为它挑战的是视觉、味觉和嗅觉。在我刚开始接触医学标本的时候,不到10天体重瘦了了3、4斤。因为吃饭时有意无意的就会联想起拍摄的标本。别说吃肝、心,就是炒菜也绝对不能加肉。那时连喝汤都感觉有标本的味道,味道重一点的食物会直接挑战胃。

其实自己接触标本拍摄是很偶然的事。我大学学的是艺术摄影,毕业后进入大连医科大学艺术学院工作。学院的日常工作和医学没有任何的关系,完全是艺术类教育。一次学院的领导找到我,请我帮助解剖教研室拍几张标本照片,因为只有几张,所以很爽快的就答应下来。但那次拍摄花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因为需要边解剖边拍摄。

那次拍摄的是被福尔马林浸泡过的心脏。味道特别哧鼻,由于是第一次接触福尔马林所以很不适应,没开始拍摄鼻涕、眼泪就不断的往下流。当靠近拍摄台面时感觉呼气都很困难;更加让我始料未及的是标本的颜色——黑中发绿。看到的第一眼,胃里马上翻江倒海了;在拍摄期间我会注视着这些心脏发呆,有意无意的揣测这些心脏主人生前的职业、性格,顿时感觉恐怖极了。怕其他人笑话强忍着结束了一天的拍摄。当时就意识到拍摄这样的物体挑战可能不是摄影技术,而是心理上的。

从事医学摄影这些年,自己的心态有经历怎样的阶段性变化?

赵欣:最初说一天可以拍摄完成的标本,因为很多不可预见性的问题最终还是分了几次才拍摄完成。和这些教授级的人物接触时间长了,也被他们的科学精神感染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拍摄解剖标本已经成为我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在标本拍摄的过程中我还经历了不少有趣的事。在刚接触医学标本拍摄不久的一个傍晚,一位解剖教研室的老师来到我家,并送来两样东西,让我帮助拍摄。因为当时那位老师着急要出差,再加上我当时正在做饭,匆忙之中也没有问清楚要拍摄的究竟是什么。

等我做完饭后,打开塑料袋一看竟然是两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人头标本!我正在发呆时,老公回来了。他一看这个情形二话没说就发火了。他说:一个教摄影的大学老师把学生教好就好,帮人家拍什么标本。再说帮忙也不能这种帮法,把这种东西还带回家。等我们都冷静下来后,感觉还是不能留它们在家过夜,最后决定把这两个标本送到办公室。回想当时的情形也满有趣的,大半夜我俩一人拎着一个人头标本小心翼翼地走在通往学校的路上。如果当时遇见熟人问我们拿的是什么,我们都不知该怎么回答!

随着拍摄的深入拍摄范围也在不断的扩大,标本也不只是福尔马林浸泡过的,还有许多塑化标本。拍摄内容有肌肉、骨胳、到神经、血管等等。拍摄范围扩大了以后所使用的器材也从最初的135相机转化到中画幅、大画幅相机,也尝试使用过针孔相机。

对于医学摄影,为什么坚持这么多年?

赵欣:拍摄过程中好多次已经放弃标本的拍摄,但是当看到自己拍摄的图谱在医学生手中传阅,看到解剖老师自己拍摄的照片没有办法达到印刷要求时,其中的很多感受战胜了自己的犹豫,使我鬼使神差的又回到标本拍摄。因为在拍摄中我找到了乐趣。我也亲手画过一些标本。

印象最深的一次拍摄经历?

赵欣:2005年冬天的一个傍晚,我在拍摄一个站立的塑化标本。当时影棚中只有我一个人,而且影棚里除了闪光灯其他的灯都关闭了。屋子里很安静,只能听见我测光时闪光灯闪烁的声音。突然间,我感觉被拽住了。当时大脑一偏空白,脊柱从上到下冒着凉风,这下可真真正正体会到毛骨悚然是什么滋味了。不知自己使了多大力气挣脱,一下便冲出了门。站在郊区一个搭建简易影棚的门外,自问我不会撞到鬼了吧!在冷风中不知道站了多久,自己最终还是壮着胆走进了影棚。回屋后,我发现因为这个标本本身是站立的,测光时我衣服上的帽子正好刮到了标本手上。

拍片的时候是怎样进行创意构思的?

赵欣:在拍摄医学标本的过程中,一直发掘解剖学元素与摄影艺术的结合点,探索利用特殊的被摄体突破局限,探寻这类题材的艺术张力。这些作品的呈现能使公众用审美的视角看待自己的内部世界,使人及动物的内部世界步入艺术殿堂。科学、技术与艺术的发展应是同步,相辅相成的,在将艺术创作的手段不拘泥于一格的研究过程中,期望能从中找到适合表现自我内心的美学影像和人生观感,从而带动更多人去思考生命的问题,建立起医学和艺术表现审美呈现的双重平台。

拍摄的过程中我不会马上拍摄,会构想一段时间,比如用光的问题,为标本选择怎样的环境等问题。

国内医学摄影的现状,以及您对于医学摄影的观点和看法。

赵欣:在如今影像发达的年代,摄影凭借它独特的属性,逐渐取代绘画来完成医学工作中的记录和展示。而以医学研究为主要目的的这些摄影作品,也在艺术形式的多样化上开辟了其独特的道路。

摄影在医学领域的应用涵盖了以医学科学为本质的所有层面,呈现出以“医学”为主体,以“摄影”为手段的表现形式。解剖学图谱中的摄影作为医学研究的一种媒介,为医学研究提供了真实可靠的影像记录资料。

医学摄影不仅在医学教学、科研中有所帮助,在科普教育中也发挥了辅助作用,普通民众在观看实体标本时会有恐惧的心理,但在看照片时却会平和很多。国内外相关生命科学科普展览前利用这些照片进行宣传,都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尝试在拍摄标本时,不背离医学展示的前提下,将解剖标本进行适当的“美化”展现,力图增加标本的可视性,降低公众对人体标本的距离感,这样的图片不仅可以成为医学研究的辅助资源,也可以作为教育民众的科普资料。

医学研究是以增进人类及动物健康、治疗、预防疾病为主要内容的学科,以此为前提的医学摄影则是以医学研究为拍摄对象,其中包含了医学研究的过程、结果、诊查、预防、治疗等所有方面。在这个过程中,摄影承载着记录下研究步骤、结果的重要任务,扮演着工具性、辅助性角色。

为满足医学研究的用途,标本摄影具备了客观、严谨、真实、标准化的属性。除了它的实用功能,或许这也是另一种关于美的形式。

对生死这件事怎么看?

赵欣:哈哈。生与死只是人生的不同状态,就像我这次在大理展览中诠释的那样。生命的不同状态:健康、疾病、死亡、虽死犹生。

大理国际摄影展展出的摄影作品是关于人体、动物体的影像,以摄影解剖学的方式让这些生命的身体变得清晰可见;细致的描绘出生命的地形图。

这是一个借助摄影手段生产理性科学知识的过程。这些尸体被人剥离出自身的社会物质环境,切断了与这个世界的感官连接。可视的动物体项目必然忽视铭刻在身体里的文化与历史意义。在镜头下,身体只是被转化成理性科学知识的客体。实际上,也正在这个过程,将各种静怡的生命转变为电子数据库的信息加以储存。

病人的身体内部

影像为X光下的人体内部世界,造型各异近似于中国写意山水。

人的大脑

利用另一种成像方式审视人体内部世界,这类切片标本是医学研究人体及动物体内部结构的一种方法。

摄影师简介:

赵欣

2000 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摄影系;

2007 毕业于英国波顿大学国际新闻媒体专业;

2015 毕业于大连理工大学建筑与土木工程专业。

从事摄影教育20年;从事医学摄影12年;

参与的摄影展:

1、2004年 平遥国际摄影大展

2、2007年 平遥国际摄影大展

3、2016年 韩国釜山个展

4、2017年 大理国际摄影展

5、2017年 平遥国际摄影展

(图、文来源于传给雅昌)

更多+摄影作品
更多+视频
近期文章
APP下载 微信订阅
新浪微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