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访谈 > 鲁迅之子周海婴,一位了不起的摄影家

鲁迅之子周海婴,一位了不起的摄影家

时间:2017-09-13作者:网络网络来源:网络

鲁迅全家福

  周海婴,鲁迅与许广平之子。鲁迅50岁时,周海婴出生。海婴这个名字,取自上海出生的婴儿这一意思,鲁迅希望海婴成为一个“敢说、敢笑、敢骂、敢打”的人。

  1930.3.23,鲁迅举着6个月大的周海婴在上海留影

  1936年鲁迅去世第二天,天津《大公报》发表了他的遗嘱,有一条是写给他儿子周海婴的:“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

  鲁迅逝世10周年纪念,1946,上海万国公墓,周海婴摄

  1936年,周海婴只有7岁,不过长大后他也听从了父亲的建议,“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人”。他从北大核物理系毕业,成为无线电专家;他没有做空头文学家,却成了一位了不起的摄影家。

  母亲许广平带着8岁的周海婴到杭州蔡姓女友处休养。周海婴回忆,“蔡阿姨有一只黑色小型相机,令我十分好奇,经我左缠右磨,她允许我按了几次快门,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相机。”10岁那年,周海婴正式拿起相机开始拍摄;12岁那年,许广平在他的相簿上题写了“雪痕鸿爪”、“大地蹄痕”,以鼓励做出成绩。1948年在离开香港准备北上解放区的时候,他们到旧货市场买旧的冬衣,省下800多块港币在香港买了一架禄来相机和20卷胶卷。“这使得我能够及时拍下四五十年代的照片。”

  1938.10,拍摄生平第一帧照片;1943.11,正式开始学习摄影;1944年11月拥有第一部照相机;1948年11月拍摄第一帧彩色照片;1952年第一次自己冲洗彩色胶卷、照片。70年来共拍摄照片两万余张,其中以上海难民、上海2·6轰炸、民主人士秘密前往东北解放区、辅仁大学和北京大学校园生活等四五十年代上海与北京的系列照片尤为珍贵。

  因为他的特殊身份,周海婴的影像里有许多热闹但又私人的政治场景。1948年初冬,周海婴随着母亲和郭沫若、李济深、沈钧儒、侯外庐等500多名爱国民主人士,在地下党的安排下乘坐“华中轮”从香港绕道沈阳、大连北上北平。当时这一活动是对外严格保密的,没有摄影记者跟随。不到二十岁的周海婴凭着年轻人特有的激情和敏锐,将镜头不失时机地瞄向了同行的共和国贤达,留下了他们生活的瞬间。这一组独一无二的照片,填补了新政协档案的空白,成为见证历史的孤本。

  1948,香港至东北的华中轮上

  1948,香港郭沫若(左)、许广平、侯外庐(右)

  1948.12,华中轮抵达东北解放区丹东。左起:翦伯赞、马叙伦、宦乡、郭沫若、陈其尤、许广平、冯裕芳、侯外庐、许宝驹、连贯、沈志远、曹孟君、丘哲、当地中共领导人。



  1948,沈阳

  1949.2,沈阳车站合影

  1949,沈阳,李富春、沈钧儒

  1949,李济深将军,沈阳铁路宾馆

  1949,沈阳铁路宾馆,民主人士讨论新政协召开

  1949.2.25,黄炎培在开往北平的火车餐车里即兴演讲

  “在甲板上,车厢中,会议间隙,没有人会拒绝鲁迅的公子为他们拍照,沈钧儒、黄炎培、马叙伦、郭沫若、侯外庐……都算是海婴的叔叔伯伯,他们看着他,如对族中的晚生。”“他坦然面对所有人,纯真地观看。”(陈丹青)

  1948,香港,母亲

  周海婴作品中另一大主题是普通人的生活百态。社情民意、婚丧习俗、劳作方式等,都在他的镜头中出现,他留住了一个个永远鲜活、充满生命力的瞬间。周海婴说:“我经历过旧社会,对社情民意很敏感。我的照片中有解放前的难民和乞讨者,也有解放后的所见所闻。我不为‘猎奇’,只希望证明时事。”

  1949,上海霞飞坊,熟食小贩


微信图片_20170913154045.jpg

  1949.6,济南车站

  1948,上海难民

微信图片_20170913154051.jpg

1947,上海民主人士


民主人士、社会名流、普通市民、弄堂小贩、街头难民都是他的拍摄对象。他追求记录事实的平民视点和视觉方式,记录了那个年代的社会影像。周海婴的大儿子周令飞说:他反对摆拍,要求真东西,他不喜欢为了拍照而去拍照。他不拍坐在那里等待摆拍的人,而是等人动起来以后再拍,他喜欢这种感觉。

  1949,上海,打针

  1949,上海,四姊妹

  1950,上海,学扯铃

  1950,上海解放周年庆游行

  特别是他1949年前后在上海拍摄的这些照片,民国遗风和红色符号共存的景象跃入他的画面。这些影像补充了建国前后的历史具体性以及图像实证的感性细节,有些细节对于后人重新理解这段历史甚至具有决定性作用。他不是一个摄影家,但毫不逊色于任何一个专职摄影家。他的摄影,有我们从未见过的深层次的历史。

  1949,苏州河边上海邮政总局

  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摄影艺术研究所所长李树峰曾撰文评论,在他看来,这些作品很有“历史文献价值”。因为这些照片是从1942年开始拍摄的,近70年来没间断过。这些照片记录了广阔的社会生活,从不知名的底层流浪、逃荒的人,小商小贩,到我们能够认得出来的社会知名人士,从风景画似的农村面貌到城市被轰炸、发洪水等情景,从玩耍的幼小孩童到垂暮孤独的老人,从守旧的遗老到时髦的青年,从家庭到世面,从个人到集体,应有尽有,更有历次政治事件的场面和细节穿插期间。

  1949,天安门广场

  1949.2,北京饭店,三叔周建人、三婶、堂妹周蕖。

  1949,上海,淮海路发大水

  艺术批评家、独立策展人朱其对这些作品评价更高:唯一能够与之并列的同期摄影,是1948年至1949年间法国摄影师布列松在中国拍摄的伟大作品。

  做鲁迅的儿子,难有作为,无须作为。临终前的海婴,竟是这样地带着一份自己的作品,回向父亲身边。

—— 陈丹青

更多+摄影作品
更多+视频
近期文章
APP下载 微信订阅
新浪微博
回到顶部